筆者過去曾放下教學工作,嘗試在教育以外的行業尋找新體驗,當中經歷就是在一家新創公司擔任編輯,成為「小編」。當中的工作就是不斷採訪攝影寫文,同時要學習各類排版設計知識,結果體驗到轉行那艱難,一切都需要重新去適應。雖說轉行,卻仍因工作需要而常常接觸到幼兒教育及兒童培訓等話題,甚至走訪過近廿間PLAYGROUP,故帶來寶貴的幼教經驗。

香港除了中小學幼稚園等主流教育外,還有各種不同類型的辦學機構,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由補習班發展成上市公司的補習學校。另外像小學功課輔導班、兒童興趣班、外語班及多元智能培訓等課程均百花齊放,但回想約2010年時候,香港開始興起PLAYGROUP課程,其主要針對學前兒童,部份開辦PLAYGROUP的學校甚至會招收只有六個月大的幼兒,每節學費港幣$200以上。

PLAYGROUP首要的教學環境為色彩斑斕的裝潢,某些室內PLAYGROUP的設備甚至足以開辦小型運動會,其次賣點就是滿足家長望子成龍的需要,以英語作PLAYGROUP教學語言。從商業角度,這類PLAYGROUP對中產家庭來說頗為吸引,以新興的BB SPA(嬰兒游泳按摩)為例,當家長看著子女遊玩時候,筆者會感到成人比幼兒更為興奮,即真正的顧客其實是家長本身。

雖說PLAYGROUP是一門具發展潛力的生意,但從教育角度去看,幼兒也能藉這類課程得到跟其他幼兒交流的機會,有助學習溝通。父母也可認識到其他家長,從中分享相關經驗,以加強自身的育兒知識。但幼兒是否非讀PLAYGROUP不可?入讀PLAYGROUP是否會讓幼兒得到顯著成長?只能說不少歷史名人或成功人物,或許連PLAYGROUP是什麼也不知道。

– 本文轉載自「一意齋 Sylvian Kuok」網站